巴士的點評——時間究竟在哪一邊?#20426;?#26126;蘭傳》的故事

  反對《逃犯條例》的示威持續,立法會昨天(六月十三日)繼續不開會,雙方陷入膠着狀態。

  美國總統特朗普開腔評論香港的狀況,說香港有一百零三萬人上街抗議修訂《逃犯條例》,是他見過的「最大規模示威」。他說能夠?#31169;?#39321;港人為何示威,但說深信中國和香港能夠解決問題。特朗普評論香港問題的口氣,出乎意料地平和。雖然他對問題的看法可以瞬間轉變,但他這種如此溫和的初步評論,的確令人意外。

  有人問我,政府推動《逃犯條例》會有何風險?我認為會有三大風險。第一、美國強硬表態,把香港推到中美摩擦的風口浪尖上,例如特朗普一覺醒來,在Twitter上再講香港問題,甚至講到香港的獨立關稅地位,這是一種毀滅性的風險;第二、街頭的騷亂失控。當示威人數大幅超過警力的時候,警方無能力控制示威者的激烈活動,他們會佔據立法會、衝擊政府總部,釀成大面積的破?#27169;?#29978;至造成人命傷亡,亦是高風險事態;第三、立法會建制派議員轉軚,當議員承受不了壓力,可能轉軚反對《逃犯條例》,重演二○○三年自由黨田北俊在陣前易幟的一幕。

  幾種風險都有關連,其中最?#26053;?#30340;,還是特朗普的態度。不過,看特朗普剛剛的溫和表態,這個風險暫時可控。特朗普不會把香港問題孤立來看,不能排除阿爺和美國有幕後溝通,而他對香港的態度絕對會與中美貿易談判有關。

  最近,特朗普對中國有點惡形惡相。他在六月十日接受媒體訪問時說,如果在本月二十八、二十九日G20峰會上,國家主席習近平不與他見面的話,美國會馬上對餘下的三千億美元中國貨品徵收百分之二十五關稅。

  表面看,特朗普向中國下了最後通牒,習主席不與他見面,就會加稅。但當細味他的說話,給人的感覺是特朗普開始顯得有點焦急,他不想增加新一輪關稅,而是想盡快與中國達成協議。特朗普的焦急,恐怕與他分析中國的取態有關——中國已經擺出一個要與他打持久戰的態勢。與中國政府高層有接觸的香港商人傳出一個消息,說中國高層叫他們做好,要作打兩、三年持久戰的準備。

  習主席雖然仍然稱特朗普為朋友,但中國商務部卻公佈「不友好實體清單」的措施,擺明會對制裁華為的美國公司實施報復。時間不在特朗普的一邊,因為如果未能很快達成協議,拖延下去,美國經濟受損,美國人忍受不到疼痛,就會對特朗普的選情造成壓力。若中國未來習慣了美國對所有的中國貨加徵百分之二十五關稅,到那個時候,特朗普再想與中國達成協議,相信他能夠拿到的條件可能會比現在的更差。當然,他更害怕的是,中國利用貿易戰拖垮他的選舉,待民主黨的候選人上場之後才重新談?#23567;?br />
  特朗普的處境讓我想起國內的小說《明蘭傳》(電視劇?#23567;?#30693;否?#24656;?#21542;?應是綠肥紅瘦》)中的一段情節,故事主角顧二爺承襲了兄長的爵位,而他一直與後母不和,但皇帝指令他要與後母兩房合?#21644;?#20303;。他想迫後母在合院期間把他不喜歡的四、五?#21475;s出去。後母既與四、五房是盟友,也?#27963;?#24847;當這個醜人,便一直拖?#21360;?#39015;二爺的夫人明蘭想出一計:時間在我們這邊,繼母想把女兒嫁出去,我們合?#21644;?#20303;後她是爵爺的妹妹,能夠嫁給好人家,她現時已是「高齡」待嫁姑娘,時間拖得愈長,她的年紀愈大,便愈難嫁得出去。時間在我們一邊,先拖一拖吧。

  美國相對於中國,要過選舉的關卡,拖延下去,時間不在特朗普的一邊,他看來已有點心急。特朗普此前打「華為牌」,觸發中國擺出報復架式,令到谷歌等科技巨頭很擔?#27169;?#21521;特朗普游說,叫他不要制裁華為。如果特朗普再開香港戰場,相信中國對美國報復的態度會更堅定。由此推論,美國未必會大打「香港牌」,香港的局面會相對穩定一些。不過,如果中美貿易談?#26143;?#27841;進一步惡化,那就另作別論了。



「巴士的報?#25925;?#19968;份網上報紙,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?#20581;ww.bastillepost.com

[email protected]

盧永雄


hd 超级船长的宝藏官网